导航菜单

华为扩大鸿蒙使用范围 计划一年内将装机量推至2亿台

(原标题:华为扩大鸿蒙使用范围 计划一年内将装机量推至2亿台)

  摘要:其中1亿台是华为自有设备,另外1亿台是搭载鸿蒙的第三方设备。鸿蒙将首先在家电、手表、车载系统落地,今年12月开始进军手机市场。

华为扩大鸿蒙使用范围 计划一年内将装机量推至2亿台-第1张图片

▲2020年9月10日,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在广东东莞松山湖举行,华为常务董事、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演讲。

  遭遇美国层层加码的三轮制裁之后,华为决定,继续推广自研的鸿蒙操作系统。9月10日下午,华为在广东东莞召开今年的开发者大会,发布鸿蒙2.0操作系统。与第一代鸿蒙仅用于华为电视(又称智慧屏)不同,第二代鸿蒙的应用范围更广,计划搭载在华为的电视、手表、车载系统和手机上,发挥其分布式的特点,实现跨设备协同。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演讲中表示,华为将从9月10日起,向开发者提供电视、手表和车机的鸿蒙2.0测试版本,12月再向开发者提供手机鸿蒙2.0的测试版本,面向消费者的正式商用版需要等到明年才会亮相。

  “这也就是说,明年华为的智能手机将会全面升级,支持鸿蒙2.0操作系统。”余承东表示。

  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副总裁杨海松在采访中向记者等透露,鸿蒙团队的内部目标是,在一年之内,使华为搭载鸿蒙系统的自有设备装机量超过1亿台,搭载鸿蒙的第三方设备装机量也超过1亿台。

  “这是我们的一个‘1+1’的小目标,当然内部对我们的要求比这更高,我们希望是以这为底线。”杨海松表示。

  目前来看,这个目标能否实现,还有一定的不确定性。8月17日,美国对华为实施极度施压,准备在9月14日之后彻底切断华为所有的芯片供应,华为已经据此下调了手机销量的预期。

  华为也在积极拓展外部合作伙伴。9月10日,华为公布了与美的、九阳和老板电器的合作,将由这几家家电企业推出搭载鸿蒙操作系统的烤箱、料理机、抽油烟机等产品,直接与华为手机互动。杨海松透露,消费者有望在今年“双十一”时购买到这批产品。

  谷歌协议将到期

  针对鸿蒙,消费者最关注的,还是华为的智能手机什么时候会更新操作系统。

  2019年5月,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华为新手机无法继续获得谷歌授权,搭载谷歌搜索、地图、YouTube等手机应用,导致华为海外的手机销售遭到重创。为应对制裁,华为去年8月在开发者大会上首度发布了鸿蒙1.0系统,搭载在荣耀智慧屏上(详见报道“美国禁令未松动 华为鸿蒙露真容”)

  当时,余承东就表示,鸿蒙已经完成在华为手机上的适配和测试,随时可以商用,但还需要看美国政府是否允许其继续使用安卓系统。过去一年,美国政府不断打压华为,而华为始终没有公布,将何时在手机上使用鸿蒙。在欧洲市场,华为更是通过更换旧产品的外壳和产品名称等翻新手段,以确保市场上销售的华为手机搭载有谷歌应用。这使外界有人嘲讽,鸿蒙是款PPT产品。

  有华为内部人士向记者解释,华为之所以还未在手机上搭载鸿蒙,是因为华为与谷歌签署的《反分裂协议》(Anti-fragmentation Agreement)尚未到期,华为仍有一部分搭载谷歌移动服务(Google Mobile Services,即GMS)的手机尚未通过海外渠道卖出,所以需要继续维系与谷歌的关系。记者了解,美国制裁华为之前,即2019年5月16日之前的华为手机仍搭载GM(印度大学留学对此文亦有贡献)S。今年二季度,华为海外手机中,76%仍搭载谷歌应用。

  谷歌的《反分裂协议》一般要求,手机厂商不得在搭载GMS的手机上推广自己的竞争性服务,比如华为移动服务(Huawei Mobile Services,即HMS)。华为因此只能在电视等新品类上试水鸿蒙。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介绍,华为跟谷歌的协议会在今年11月底和12月底分别结束一批,“如果协议没结束,我们不能违反合同上所约定的义务,要把它履行完。”

  王成录认为,与谷歌分道扬镳并不都是坏事,在之前的模式下,华为在操作系统上的创新都需要获得谷歌同意,双方反复沟通,反而放慢了华为的创新速度。

  他认为,操作系统是软件行业的“根”,中国如果一味依靠国外,上层应用的枝繁叶茂非常容易在瞬间凋零枯萎,而这个根只有扎得越深,中国软件行业才能长出参天大树。“我希望,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鸿蒙迈出了第一步,中国的所有伙伴们能一起来构建咱们基础软件的根。我们有了根,未来的发展才会真正持续可期,未来才真正能够枝繁叶茂。”王成录表示。

  松湖会战

  鸿蒙系统要想取得成功,华为需要让大量手机应用使用HMS服务。HMS是运行在操作系统和移动应用之间的一系列组件,包含了华为应用市场AppGallery、华为钱包、华为智能语音助手、华为音乐、华为云空间,以及帐号、支付、推送、地图等基础服务,以替代谷歌GMS中应用市场、钱包、语音助手、YouTube、谷歌地图等服务。

  在海外,这些服务对安卓应用至关重要。没有GMS,很多应用连通知推送、应用内支付、GPS定位等功能都无法实现,根本无法正常运转。华为因此需要先让应用开发者从谷歌生态中迁移出来,将HMS的接口集成到他们的App代码中,以替换GMS(详见报道“应对‘去谷歌化’挑战 华为在欧洲推HMS和应用商店”)。

  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张平安介绍,在美国制裁后,华为内部开展了“松湖会战”,在东莞的松山湖园区集结数千名工程师,花300多天时间开发HMS服务。

  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的分析师贾沫向记者表示,华为从一季度开始在海外市场大力推广HMS手机,在全球疫情大背景下,一季度海外HMS手机的出货量还不到100万台,二季度已经达到约384万台,占华为海外手机销量的约24%。贾沫表示,HMS手机出货量前五的国家分别是俄罗斯、马来西亚、沙特阿拉伯、意大利和土耳其,其中俄罗斯、土耳其等国拥有自己的手机应用生态,对谷歌的服务没有那么高的依赖。

  目前,华为已经让9.6万款应用集成了HMS,比今年1月的5.5万款又有了大幅提升,其中不乏百度、滴滴、Line、TomTom等国内外知名应用。但这与谷歌GMS的接近300万款仍相距甚远。在这9.6万款应用中,有7.3万是来自海外市场。未来,一旦华为决定用鸿蒙系统替代开源的安卓,这些已经完成迁移的应用将可以直接跑在鸿蒙操作系统之上。

  “如果第一枪打得很差的话,对华为是长远的影响,” 贾沫表示,华为之所以对在手机上推鸿蒙很谨慎,也是希望在正式推出前,尽量完善这套系统和丰富其生态,让用户使用后,至少不觉得它比安卓差。

评论列表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