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基金销售利益重新划分 基金公司整改倒计时重修渠道合同

(原标题:基金销售利益重新划分 基金公司整改倒计时重修渠道合同)

  摘要:新规对部分事项没有新老划断安排,新老产品销售在10月1日后统一执行新规,基金公司加紧与渠道修改合同或签订补充协议以满足监管要求。

基金销售利益重新划分 基金公司整改倒计时重修渠道合同-第1张图片

▲近期,不少基金公司正在更新拟发产品的代销协议,或与渠道方签订老产品持续营销的补充协议。

  《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及其配套措施(下称《办法》)将于10月1日起施行,基金公司与渠道方的利益格局调整在即。

  据记者了解,《办法》对渠道方收取客户维护费(尾随佣金)设置的上限,并没有过渡期安排,10月1日起无论新老产品都统一执行新的标准,即按“个人50%、非个人30%”的上限收取。近期,不少基金公司正在更新拟发产品的代销协议,或与渠道方签订老产品持续营销的补充协议。

  《办法》还要求,在投资人购入基金前,基金销售机构应当以书面形式揭示所购基金客户维护费水平。不过,对揭示客户维护费水平要求涉及信息技术系统改造或销售文件调整的,从今年10月1日起有一年的调整期。

动了银行的奶酪

  对基金销售行业最主要的渠道方银行来说,《办法》带来的最大改变就是尾随佣金收入的减少。根据《办法》,基金管理人与基金销售机构可以在基金销售协议中约定,依据基金销售机构销售基金的保有量提取一定比例的客户维护费,用于向基金销售机构支付基金销售及客户服务活动中产生的相关费用。其中,对于向个人投资者销售所形成的保有量,客户维护费占基金管理费的约定比率不得超过50%;对于向非个人投资者销售所形成的保有量,客户维护费占基金管理费的约定比率不得超过30%。

  而此前,作为传统的强势渠道方,银行收取的尾随佣金比例通常都高于50%,有的甚至超过80%;也就是说,基金公司提取的管理费中,通常有一半以上都要返还给渠道方作为销售激励。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141家公募基金公司的营销开支中,尾随佣金支出达到97.49亿元,较去年同期的66.51亿元增长46.58%。

  不过,尾随佣金收取的比例,向来都是基金公司与渠道之间博弈的结果。北京一家小型公募基金人士说,通常基金公司越新、业绩欠佳,与渠道谈判的地位就越低,最终要签订更高比例的尾随佣金和苛刻的销售协议。

  与高达80%的尾随佣金比例相比,2019年初的爆款基金、陈光明掌舵的睿远基金旗下首只公募基金“睿远成长价值混合”,尾随佣金比例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据该基金2019年年报,9684万元管理费收入中,支付给销售机构的尾随佣金为3675万元,占比仅37.95%。

  《办法》此次为客户维护费设定比例上限,旨在减轻基金公司销售基金的负担,避免佣金比例过高蚕食基金管理人收取的管理费。不过亦有市场观点认为,尾随佣金是渠道价值的体现,人为划线缺乏依据和价值的认证过程,违反市场原则。

  站在基金公司的角度,尾随佣金设置上限会弱化中小基金公司和渠道的谈判空间,渠道资源会更加向头部公司集中。站在银行等渠道角度,开源证券分析师高超认为,设置上限对银行的尾随佣金收入有所影响,但长期看,费用高低依然取决于渠道方的议价能力,若渠道方收入受损,或将通过其他方式补足。

走不出的怪圈

  银行代销基金的收入主要由尾随佣金、申购费、托管费(如果托管在自家银行)以及赎回费中扣除约定归属于基金资产的部分构成,这些都属于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如果代销一只规模为10亿元的基金,申购费率一般为1.2%,尾随佣金0.75%(按1.5%管理费的一半为例计算),托管费为0.25%,规模保有一年,银行获得的中间业务收入一年至少就有2200万元,也就是募集规模的2.2%;而基金公司只能获得750万元的管理费收入。

  如果新基金规模保有仅持续半年,银行客户经理引导投资者赎回后再认购新发基金,相当于一年轮动两次,那么银行的代销收入几乎翻倍;如果一年能轮动三次甚至四次,通过投资者频繁“赎旧买新”带来的收入则更为可观。正是这些中间业务收入促使渠道“卖新不推老”,导致市场上新发基金越来越多,“因为持续营销带来的收入有限,与其卖老产品,还不如推新产品赚得多”(参见《周刊》2020年第31期《公募基金“死循环”》)。

  长期以来,基金销售的业务驱动主要源自基金的销售收入,导致部分销售渠道并未遵从投资者利益优先原则销售基金,鼓励、诱导腾挪资金、“赎旧买新”的现象屡见不鲜。《办法》此次特地要求基金管理人和基金销售机构应将基金销售保有规模、投资人长期投资收益等纳入基金销售业务人员考核评价指标体系,并不得将基金销售收入作为主要考核指标,不得实施短期激励,不得针对认购期基金实施特别的考核激励。

  不过,证监会出台的《办法》对银保监会管辖下的机构约束力有限,新规未能有效改变银行内部以销量而非保有量为考核依据的现状。业内人士建议,证监会应与银保监会在制定产品销售管理办法时进一步加强监管协调(参见《尾随佣金设上限 公募基金能否走出“赎旧卖新”怪圈?》)。

整改倒计时

  《办法》对尾随佣金等销售细节虽没有设置过渡期,但是对销售机构的人员配备、自有资金运用和信息技术系统等部分规范事项,作了时间安排。

  一是对独立基金销售机构销售业务,《办法》要求在两年内对公募基金、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外产品销售业务进行整改,整改期内,相关产品销售保有规模应当有序压降。整改期届满后,仅可为存量相关产品投资人已持有份额提供服务。

  二是对基金销售机构人员配备,《办法》要求基金销售机构(生态门对此文亦有贡献)取得基金从业资格的人员不少于20人,并配备符合条件的合规风控人员,独立基金销售机构还应有符合任职条件的合规风控负责人。不符合条件的,应该在自今年10月1日起一年内完成整改。

  三是对独立基金销售机构自有资金运用,《办法》要求投资于高流动性资产的净值不得低于2000万元,除另有规定外,不得向关联方提供借款、资金垫付或者担保等,不得进行股权投资。不符合规定的,应在自今年10月1日起一年内完成整改。

  四是独立基金销售机构信息技术系统服务,《办法》要求基金销售机构持续为投资人提供信息服务,告知投资人基金信息、申赎有关信息,保障投资人的知情权。基金销售机构客户持续信息服务、与其他机构开展网络空间经营场所等信息技术系统服务合作不符合要求的,以及落实关于向投资人揭示客户维护费水平要求涉及信息技术系统改造或销售文件调整的,应当自今年10月1日起一年内完成整改或者调整。

评论列表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