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高银债务压力持续 抢先债权人出售香港百亿写字楼

(原标题:高银债务压力持续 抢先债权人出售香港百亿写字楼)

  摘要:高银能否出售资产成功仍是未知。

高银债务压力持续 抢先债权人出售香港百亿写字楼-第1张图片

▲资料显示,高银金融国际中心于2016年竣工,楼高28层,当前的出租率为76%,租客覆盖地产、珠宝、零售服务、金融服务等行业。图/高银金融(集团)有限公司

  粤系商人潘苏通旗下的高银金融(00530.HK,下称高银)债务压力仍未解除,早前债务中用作抵押品的一处甲级写字楼物业9月28日遭债权人委托房地产顾问机构代理放售;高(股海淘金对此文亦有贡献)银则在9月30日公告“抢先一步”与第三方签署临时买卖协议,以总代价143亿港元售出这一物业。

  9月28日,房地产顾问机构莱坊向外界表示,已获得接管人及经理人“保国武和马肇明”委托为独家代理,放售位于香港九龙湾的高银金融国际中心,目前邀请递交意向书,截止日期是2020年11月11日中午12时,预计该物业的售价逾120亿港元,即1.4万港元/平方呎(约人民币13.2万元/平方米)。9月29日上午,高银紧急停牌,待刊发内幕消息。

  资料显示,高银金融国际中心于2016年竣工,楼高28层,当前的出租率为76%,租客覆盖地产、珠宝、零售服务、金融服务等行业。截至2020年6月底的财政年度内,高银金融国际中心的租金、物业管理服务及项目管理服务收入为2.29亿港元。

  这一招标公告中提及的接管人及经理人“保国武和马肇明”,来自一家专注于从事破产重组及清算业务的公司——Borrelli Walsh,此前曾处理太子奶集团的破产重组。他们也是早前高银债务抵押信托人委任的接管人。

  今年7月初,高银金融国际中心就曾出现一起遭债权人接管的“罗生门”,这让高银金融的债务压力浮出水面。7月14日,高银金融国际中心有租户收到一名自称是接管人的通知,要求租户以后向接管人缴付租金,之后高银金融向租户发信澄清物业并未被接管。

  高银在7月16日的公告中称,间接附属公司赐誉在2019年4月9日发行了本金为68亿港元的浮息优先抵押票据,抵押信托人为德意志信托(香港);公司于7月13日接到函件,抵押信托人声称,已委任接管人接管赐誉债务所抵押的资产,而抵押的资产正是写字楼物业高银金融国际中心。“保国武和马肇明”即此事件中抵押信托人委任的接管人。

  此次“罗生门”之后,高银金融主动披露的除前述68亿港元的债务之外,还有一笔35亿港元的贷款亟待偿还。高银金融曾在公开回应中极力保留写字楼项目。在7月的公告中,高银强调所抵押的写字楼截至2019年底物业账面值约183亿港元,独立估价师给出的估值为150—165亿港元,相信已经反映了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预期租值下降的不利情况;但相较于所借贷款及发行的票据,写字楼的市值仍有客观的余额。

  在此事件过后,曾在2018年高银“高调”在香港投地之后提供一笔短期抵押贷款的长实集团空降高层协助高银解决财困。9月4日,高银发布公告称,已在长实的协助下完成一项87亿港元的融资计划。与此同时,高银宣布以20.5亿港元出售旗下保理业务。而今年5月宣布将出售早前高价投得的地皮,亦在一波三折后在7月底与新买家签订买卖协议,现金总代价为34.77亿港元。

  高银密集筹措的资金似乎仍然未能解决债务问题,此次写字楼项目再遭债权人拍卖似乎也非高银所期望。港媒早前报道称,此次物业再度放售,是高银债权人出手,但高银方面并不同意出售。高银则紧急寻求第三方,抢先出售物业。9月30日,高银表示已在9月29日与第三方订立临时买卖协议,以总代价143亿港元出售及转让旗下两间公司的全部股份,高银金融国际中心正是这两家公司共同持有的一间公司的名下资产。

  高银发出的这一售价较顾问机构给出的估价高出近20%,但高银的这笔抢先交易能否成行还是未知,因在9月25日香港司法机构的裁决中,在高银间接附属公司赐誉的一项诉讼等候裁决期间,“保国武和马肇明”有权行使2019年4月抵押协议中授予的权利和权力,直至法院颁令或其他方式将他们合法免职为止。相关案件的聆讯日安排在10月29日。

  除了债务问题棘手之外,高银的公司经营也相当困难。9月30日,高银公布截至2020年6月底的财政年度的财报:营业额同比下降33%至2.22亿港元,利润则由去年同期的63.68亿港元转为亏损61亿港元。录得大幅亏损主要由于香港住宅项目录得27.86亿港元减值,以及香港物业市场价格及租金收益率下滑而导致投资物业公平值减少约21.96亿港元。高银强调,发展中物业减值为一次性事件,而公平值亏损及减值亏损为非现金项目。

  高银自9月29日上午9时起短暂停牌,停牌前报1.01港元/股,已较一年前下降68.6%。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