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恒泰证券股权启动法拍 起拍价同于天风证券收购价

(原标题:恒泰证券股权启动法拍 起拍价同于天风证券收购价)

  摘要:截至目前天风证券收购恒天的29.99%股权中,尚有3.5个百分点的股权未完成股权过户手续。而距离其上次公告过户进展,已过半年之久。

恒泰证券股权启动法拍 起拍价同于天风证券收购价-第1张图片

▲2020年7月12日,北京东三环中路,恒泰证券营业部。

  因股东债务缠身,被列入失信人名单,原“明天系”旗下资产恒泰证券(01476.HK)的两笔股权将被启动法拍。

  阿里拍卖网日前显示,内蒙古巴彦淖尔中院将于2020年11月1日上午10时拍卖内蒙古凯德伦泰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凯德投资”)、北京泰海金阶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海金阶置业”)所持恒泰证券(荆门新闻对此文亦有贡献)的股权,数量分别为1200万股、2290万股。

  工商信息对比显示,这两家公司存在关联关系,高管曾交叉任职,背后实控人均为曹旭升,此人与其名下多家企业均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两家公司中,凯德投资已于2017年11月10日清算,2020年7月还因金融借款纠纷被交行呼和浩特乌兰支行诉至法院。

  此次两笔拍卖评估价分别为6912万元和1.32亿元,拍卖价九五折起步,分别为6566.4万元、1.25亿元,增价幅度为200万元,法院要求竞买人需符合证监会关于入股证券公司的相关规定和条件。

  以评估价折算,两笔法拍的每股价格均为5.76元/股,与此前天风证券收购恒泰证券时每股单价一模一样,这也引发了天风证券是否会出手接盘的猜想。

  2019年5月28日,天风证券公告收购恒泰证券九名股东所持有的7.81亿元内资股,占已发行股份29.99%(参见我闻|金融人·事《天风洽购恒泰证券控股权 报价腰斩|“明天系”资产处置之八》)。2020年3月9日,这笔交易获证监会核准,不过截至目前尚有3.5%股权未完成股权过户手续。

  若参照《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八十四条,投资者可以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超过30%,视为拥有上市公司控制权。此前,天风证券对恒泰的收购正好卡在这一红线之下;如果这次拿下上述两笔法拍,其持股或达到31.33%,将拥有恒泰证券控制权。

  对于是否接盘,天风证券方面未给出回应;对于剩余股份过户手续,天风证券相关人士此前对记者表示尚在进行当中,包括工商变更等系列手续。据天风证券2020年4月13日公告,公司已累计办理完毕恒泰证券6.9亿股(占总股本26.49%)过户手续,剩余3.5%股权收购将有序完成过户。不过半年已过,天风证券至今尚未公告剩余股权过户进展。

  接近天风证券的分析人士则对记者表示,目前天风的注意力应集中在顺利完成之前的收购,此时耗资接盘可能性不大,这一说法未获天风证券方面证实。

  恒泰证券剩余3.5%股权过户进展缓慢被认为于此前天风证券董事长余磊“行动受限”不无关系。

  余磊5月至8月连续缺席天风证券多场股东大会。据此前报道,期间余磊未归武汉,而是身在北京,一定程度行动受限,但应能远程参与必要会议、签署重要文件等,例如8月5日他曾以通讯方式参与天风证券当日董事会(参见我闻|金融人·事《领军者余磊“行动受限”逾单月 天风证券的逆袭之路有多险》)。

  同在8月5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官网曾发布一篇名为《清除妨碍司法公正的绊脚石》的文章,文中点名提到几位政法系统的落马官员,其中就有4月19日被中央纪委宣布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原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5月8日,孙力军已被免去职务。

  几乎同时,与同类案件相仿,不止一位相关企业及负责人需要配合调查(参见我闻|金融人·事《上市公司提款机样本 瀚叶股份沈培今今何失联》)。而在案发前,孙力军除前往武汉“抗疫”,还一直是“明天系”专案组主要负责人。

  记者了解,9月初余磊本人已回归武汉。9月8日,余磊出席了天风证券向武汉大学珞珈法学发展基金的捐赠仪式,这也是其阔别数月来首次公开亮相。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