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扇贝跑得了、公司跑不了 獐子岛面临首宗24万索赔

(原标题:扇贝跑得了、公司跑不了 獐子岛面临首宗24万索赔)

  摘要:獐子岛造假案在行政处罚和刑事追责后,陆续遭遇股民索赔。

扇贝跑得了、公司跑不了 獐子岛面临首宗24万索赔-第1张图片

▲投服中心委派公益律师徐强代理4位投资者,向时任董事长、总裁吴厚刚、时任董事、常务副总裁梁峻和上市公司獐子岛索赔共计24万元。

  獐子岛( 002069.SZ )轮番(机构评汇对此文亦有贡献)上演“扇贝跑了”“扇贝饿死了”等闹剧,业绩忽好忽差,影响恶劣。在证监会对其作出行政处罚后,9月24日投服中心獐子岛支持诉讼案件获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据记者了解,投服中心委派公益律师徐强(北京市中银(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四位投资者,向时任董事长、总裁吴厚刚,时任董事、常务副总裁梁峻和上市公司獐子岛索赔共计24万元。

  证监会稽查总队30余人在经过长达17个月的调查后,终于认定獐子岛违法事实,主要包括财务造假、虚假记载和未及时披露信息。6月24日证监会公布对獐子岛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董事长兼总裁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副总裁梁峻被采取十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首席财务官勾荣、董秘孙福君分别被罚五年证券市场禁入。

  9月11日,证监会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参见《移交公安追究刑责 獐子岛造假者要坐大牢》)。

  据证监会调查,獐子岛虚增2016年利润1.31亿元,虚减2017年利润2.79亿元。虚增虚减利润的操作空间在于隐瞒采捕区域,或者是夸大采捕面积来调节公司营业成本,夸大虾夷扇贝的核销库存和减值,虚增资产减值等。

  獐子岛成立于1958年,主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业、海洋食品产业,旗下拥有包括育种、育苗、养殖、暂养、加工、仓储、流通、贸易等一体化供应链,在大连、山东、日韩等地设立了海珍品增养殖基地等。第一大股东为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持股30.76%。该投资发展中心由长海县獐子岛镇人民政府100%持有。

  虾夷扇贝是獐子岛的主要产品之一,营收占比约13%,其余产品包括海参、鲍鱼、海螺、海胆等。然而自2014年开始,作为重要产品的扇贝数度“出逃”。獐子岛也因此多次收到深交所问询函。

  獐子岛扇贝“出逃”的闹剧始于2014年10月,獐子岛宣布,因遭遇北黄海异常的冷水团,105.64万亩海洋牧场遭遇灭顶之灾。受此影响,公司前三季由上半年的盈利4845万元转而变为亏损约8.12亿元。

  市场对于冷水团之说半信半疑。当年11月,证监会对獐子岛进行了现场核查,未发现獐子岛存在扇贝苗种采购虚假行为。但2016年1月,有媒体报道,从獐子岛上多名居民(也是獐子岛集团股份受益权人)处获得了一份2000多人签字的实名举报信,举报信表示2014年的“冷水团造成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事件”的原因是提前采捕和播苗造假,并非自然灾害。证监会下发问询函,要求獐子岛对媒体报道的播苗造假一事作出解释。但獐子岛并未承认上述行为。

  到了2018年,獐子岛的扇贝又因“饵料短缺,长期处于饥饿状态”,以致于“饿死了”。2018年2月,獐子岛公告称,对底播虾夷扇贝进行2017年末盘点时,发现存货异常。经海洋牧场研究中心分析判断,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越来越瘦,品质越来越差,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的扇贝没有得到恢复,最后诱发死亡。

  此次影响较第一次更大,存货核销及计提跌价准备影响合计6.29亿元,为2016年全年净利润的近8倍,全部计入2017年度损益,直接导致2017年度陷入亏损。深交所多次问询,加上舆论对獐子岛质疑声浪越来越高,证监会终于在2018年2月对獐子岛立案调查。 由于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证监会在调查期间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对深海养殖水产品底播、捕捞、运输和销售记录的全过程进行了追溯。通过走访渔政监督、水产科研等部门寻求专业支持,依托科技执法手段开展全面深入调查。獐子岛公司每月虾夷扇贝成本结转的依据为当月捕捞区域,在无逐日采捕区域记录可以核验的情况下,证监会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两家第三方专业机构运用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参见《卫星定位找扇贝 证监会“照妖”獐子岛“戏精本精”》)。

  据记者了解,这只是首批股民在投服中心支持诉讼制度下的索赔,后续或将面临更高额的集体诉讼追偿。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6月22日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治理财务造假行政罚款多少不是最主要的,后续的民事追偿和刑事惩戒构成了立体化的惩治体系,这更为重要。从发达国家经验看,资本市场不法行为者,一怕坐牢,二怕被大众投资者诉讼索赔。中国证监会将和有关方面一起行动,一方面抓紧推进中国特色的证券集团诉讼制度落地,充分发挥投资者保护机构作用,既让投资者得到补偿,又能有效避免滥诉;另一方面,继续加大工作力度,推动刑法修订,大幅提高证券期货犯罪的刑期上限和罚金标准,让违法犯罪者承担应有的责任(参见《周刊》2020年第24期封面报道《专访易会满》)。  

评论列表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