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仰智慧实控“妖股”被立案 中潜股份遭抛售

(原标题:仰智慧实控“妖股”被立案 中潜股份遭抛售)

  摘要:中潜股份主业不振但资本运作眼花缭乱,先后筹划多起收购,从2019年4月至2020年4月股价也一路飙涨,累计涨幅逾14倍。

仰智慧实控“妖股”被立案 中潜股份遭抛售-第1张图片

▲10月21日中潜股份一字跌停,收报78.16元/股,跌幅20%,成交量20.47万股。

  从14元到199元,股价曾在一年之内飙涨14倍的“妖股”中潜股份( 300526.SZ )终于迎来监管之手。

  10月20日晚间,中潜股份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等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与此同时,立案调查期间,公司不具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条件,正在进行的重组,即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联合创泰科技有限公司100%股份并募集配套资金,就此终止。

  受此利空影响,10月21日中潜股份一字跌停,收报78.16元/股,跌幅20%,成交量20.47万股。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中潜股份遭游资与机构席位联合“用脚投票”,卖方前五席位合计卖出1545.22万元,占总成交比例96.58%。

  中潜股份此前颇受市场关注:一方面是因上市公司的股价与其基本面高度背离,其2020年中期扣非净利润亏损4088.91万元,同比下滑4.49倍;另一方面是新实控人仰智慧的特殊性。仰智慧曾涉华融赖小民案被要求协助调查近三个月,他于2019年9月斥资3.5亿元拿下市值近23亿元的中潜股份股票,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并任公司总经理,入场半年账面净赚近80亿元。

  2020年7月9日,中潜股份再度公告披露,原控股股东深圳爵盟将放弃所持全部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此后仅以财务投资者身份继续持股。自此仰智慧成为成为中潜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仰智慧此前曾表示,中潜股份最吸引他的地方,“就在于这家企业的创新精神”,并称这是他自己创业的下半场。而在他的A股上半场投资中,ST山水( 600234.SH )和*ST高升( 000971.SZ )的资本运作均以失败告终。

  现年48岁的仰智慧,出生于安徽安庆,原本在内地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后转战香港资本市场。2013年6月,他以总代价13.24亿港元收购嘉辉化工51.31%股份,借壳进入港股市场,并将公司更名蓝鼎国际(00582.HK)。2014年,蓝鼎国际以8.76亿港元对价全资收购名为Ultra Matrix International Ltd.的海外公司,将后者旗下设于韩国济州岛五星级酒店凯悦酒店的Beluga Ocean赌场收入囊中,开始进军博彩业(参见我闻|金融人·事2018年11月27日《因何捉放曹 仰智慧的跌宕人生》)。

  被仰智慧选中的中潜股份,主营潜水装备产品生产,2016年上市创业板,上市后不久就业绩变脸——营收增长几乎停滞,净利润则持续下滑。财报显示,2016年至今,其扣非净利润除2019年增长9.81个百分点外,其余年份均为下滑,2020年更是进入大幅亏损。但2019年4月至2020年4月,中潜股份股价却一路飙涨,累计涨幅逾14倍,颇令市场诧异。

  主业不振但资本运作眼花缭乱。在此次重组终止前,中潜股份已先后筹划了多起收购。

  2019年7月曾公告要投资一家资产为零的空壳公司北海慧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价1元现金收购其100%股权,但最后失败。仰智慧入场后,2019年9月26日,中潜股份又宣布计划1元收购上海招信软件科技有限公司51%的股权,而这家公司资产总额、负债总额、净资产均为零,为名副其实的壳公司。2020年3月,中潜股份再付筹划收购半导体公司大唐存储科技超80%股权,大唐存储2019年度和2020年1-2月分别亏损了810万元、251万元,这笔交易最终(摄影文章对此文亦有贡献)也宣告流产。

  实际上,从4月开始,中潜股份已持续被监管关注,其股价也开始转而掉头向下。4月3日,广东证监局有关负责人等表示,“我局高度关注中潜股份股价异动和被媒体质疑问题,于4月3日第一时间对该公司董事长和有关负责人进行监管谈话,核实有关情况。”4月4日、14日,针对疑云缠身的中潜股份,深交所两周之内连发两份关注函,一连提出12个问题(参见2020年4月17日《“妖股”中潜私募坐庄疑云 深交所两周12问》)。

  据此前报道,中潜股份这一轮股价异常上涨中,私募机构泽盈投资旗下几乎所有产品都同步买入,从2019年5月开始持续买入,合计持有中潜股份总股本的5.93%;且在增持比例累计达到5%时并未及时报告并公告,于2019年11月被深交所出具监管函。

  4月17日,泽盈投资曾在深交所的追问下终于公布了旗下所有产品的持仓情况。截至2020年4月14日,泽盈投资累计发行私募基金产品21只,其中2只产品已经清算;尚在运行的产品共计19只,其中17只产品持有中潜股份股票,2只未持有中潜股份股票。2019年5月9日至2019年10月30日期间,这些产品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中潜股份近1000万股,占中潜股份总股本的5.71%。此后,又有“顺势16号”产品加仓,17只产品目前持有中潜股份合计约5.93%的股份,“顺势1号”“顺势2号”是第六和第十大股东。

  泽盈投资系列基金增持中潜股份期间,该公司股价从11.63元/股涨到46.89元/股,区间涨幅达到303.18%。此后,股价一直维持在50元/股上下。鼠年春节开市后开始爆发,一度达到219.48元/股。但随着市场的质疑和监管的关注,截至10月21日收盘,中潜股份已从高点跌落逾60%。

  不仅如此,在股价开启狂欢之时,中潜股份还于2019年7月公告了多位高管的减持计划,拟在六个月内减持。公告不到一个月,中潜股份副总经理刘国才、肖顺英、周富共就减持完毕;随后9月30日,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卓泽鹏也减持完毕。目前这四人均已离开中潜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深交所曾问询中潜股份原大股东刘勇、仰智慧及泽盈投资是否构成一致行动关系,以及受让或增持中潜股份是否存在一揽子交易安排。对此,中潜股份均进行了否认,但并未披露穿透后泽盈投资增持基金产品的实际出资人。

评论列表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