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外汇局正研究QFLP试点改革方案 考虑放宽海外投资限制

(原标题:外汇局正研究QFLP试点改革方案 考虑放宽海外投资限制)

  摘要:允许北交所开展不良资产跨境转让,还在探索更多形式的跨境双向投资开放性和便利性政策;国际收支实现自主平衡。

外汇局正研究QFLP试点改革方案 考虑放宽海外投资限制-第1张图片

▲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春英表示,正在研究有关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制度(QFLP)试点改革方案,同时也在考虑、探索包括进一步放宽境内机构和个人海外投资限制在内的更多形式的跨境双向投资开放性和便利性政策。

  新冠肺炎疫情并没有阻挡中国资本项目对外开放的步伐。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春英表示,正在研究有关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制度(QFLP)试点改革方案,同时也在考虑、探索包括进一步放宽境内机构和个人海外投资限制在内的更多形式的跨境双向投资开放性和便利性政策。

  “直接投资方面,推进境内机构境外投资便利化。我们正在研究有关QFLP试点改革方案,进一步拓展投资范围,简化登记手续,便利资金汇兑,探索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跨境投融资管理模式,继续支持北京吸引更多全球一流投资机构落户。”王春英在10月23日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自2011年上海首先启动QFLP试点后,北京、天津、重庆、深圳、珠海、广州、青岛、贵阳等地区陆续推出各自的QFLP试点,各地政策略有差异,但一般都有税收优惠,对外商有一定吸引力。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各地的QFLP管理办法都只允许投资股权,投资债权需要单独批复。

  王春英还表示,目前在北京开展不良资产跨境转让业务试点,已经允许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开展银行不良资产跨境转让业务,进一步盘活银行不良资产,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6月16日,北京市多部委联合下发《外资资管机构北京发展指南》,内容包括探索以符合条件的交易场所为平台,在京开展银行不良资产跨境转让业务试点;支持符合条件的在京机构开展QDLP试点,允许合格机构向合格投资者募集人民币资金,并将所募集资金投资于海外市场。

  外汇局有关负责人近日表示,停滞两年半的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额度发放将重归常态化,近期计划分批次新增QDII额度约100亿美元;同时,目前正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试点的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QDIE)政策也将进一步扩大规模(参见《时隔两年半重启QDII额度发放 近期新增100亿美元》)。

  对此,王春英在前述场合称,近期启动新一轮QDII额度的发放,是外汇局考虑深化跨境证券投资改革开放的积极举措。“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我们对于实现经济平稳增长以及妥善应对外部冲击或者外部环境的变化,有坚定的决心和信心。”

  她表示,外汇局也在探索更多形式的跨境双向投资开放性和便利性政策,进一步放宽境内机构和个人海外投资限制也在考虑之中。

国际收支出现新平衡

  随着跨境双向投资的逐步开放,近几年国际收支出现新的平衡模式。

  中国外汇储备从2016年以来一直维持在3万亿美元左右的水平,但国际收支在这段时间呈现经常账户与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互为镜像的局面,经常账户顺差,则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逆差,反之则反。

  王春英表示,市场各类主体的国际收支交易有进有出、有来有往,实现了自主平衡,不需要储备资产进行大规模的吸收或投放,也就不会形成储备资产大幅度变化,外汇储备保持基本稳定,不再随着国际收支主要项目的变化而变化。

  “在国际收支自主平衡的格局下,有顺差项目就有逆差项目,但并不是所有逆差项目必然意味着风险。”王春英表示,今年上半年,经常账户总体顺差,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表现为逆差,但并没有出现对外债务的去杠杆,外国来华直接投资、证券投资和其他投资等全部的对外负债项目都是净流入。

  “逆差主要是由于中国对外的各类投资增长,说明市场主体在境外的资产增多了。”王春英表示,市场主体在境外的资产主要指的是境内居民对外证券投资增加,这体现了多元化资产配置的需要,主要投资的是港股;对外直接投资总体是理性有序增加,没有出现2016年增加40%多的情况;银行的对外存贷款增多,主要是境内外汇流动性是充足的,不管是经常账户还是直接投资带来的外汇流动性,由银行通过对外存款、贷款进行投放出去。

  王春英表示,目前国际收支平衡的内在结构,对中国来说我们觉得是比较合理的,也是比较合意的。近年来中国的国际收支进入自主平衡时期后,经常账户总体基本平衡、略有盈余,这就决定了中国国际收支总体结构是稳健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跨境资金流动也表现相对均衡。金融市场开放一方面吸收境外的资本流入,另一方面境内主体持有的境外资产或者外汇资产同步增多。未来看,中国经济处于结构调整、优化和制造业产业升级推进中,这会对经常账户保持基本平衡发挥很好的支持作用。

外债增量主要为境外投资者增持境内债券

  2020年6月末,中国全口径外债余额超过2万亿美元,外债规模增速3.7%,外债规模有较大幅增长。

  王春英表示,从结构上看,近年来外债增长主要是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以境外央行为主的境外投资者增持境内国债。“从这个角度说,这些债务是人民币债,且相关投资稳定性比较强。”

  她强调,关于外债问题,在谈到外债安全性和偿付能力的时候,有人把外债和外汇储备规模进行比较。但实际上,国内各类主体借用外债,并不必然由外汇储备偿还。

  王春英指出,虽然中国对外债务在增加,但是对外资产也在积累,总体呈现的是对外净资产。截至今年6月底,中国对外资产7.9万亿美元,对外负债5.7万亿美元,净资产2.2万亿美元。从主体看,在全口径外债中,银行和企业等民间部门外债1.8万亿美元,与此对应的是对外资产2.4万亿美元,所以民间部门的资产是大于负债的。同时从资产负债结构看,7.9万亿美元对外资产中有3.1万亿美元储备资产,5.7万亿美元对外负债中有接近3万亿美元是外商直接投资,是比较稳定的负债。

  从各类观察外债的安全性指标来看,王春英表示,中国都远低于国际安全线。其中,短期外债比外汇储备的国际安全线要求低于100%,中国是39%,“这说明我国外汇储备在必要时可以提供充足流动性,但不意味着各类主体偿付外债必将用到外汇储备。”

  王春英强调,目前中国民间部门拥有大量外汇资产,在市场化调节机制下,市场主体间外汇供求可以得到有效调(育儿文章对此文亦有贡献)剂,而且在21324亿美元的外债中约三分之一是人民币外债,这一点也是需要考虑的。“当然我们会继续密切监测相关变化,积极防范跨境资金流动风险。”

评论列表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