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周小川:关注发展中国家疫情后能力建设

(原标题:周小川:关注发展中国家疫情后能力建设)

  摘要:“一带一路”不是授人以鱼而是授人以渔。不论是否疫情存在,送粮食和削债都是授人以鱼,而创造生产力则是长久之计。

周小川:关注发展中国家疫情后能力建设-第1张图片

▲资料图:周小川

  “债务困难并非都是疫情导致的,各个国家要找到解决办法。”在10月24日举行的外滩金融峰会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提出。

  他表示,要区别哪些是疫情导致的债务困难,疫情新增债务负担总体不多,一些高杠杆债务是疫情发生前形成,应注意防范出现道德风险。“很难找到统一的办法,根据各个国家债务情况找到解决办法。很多人热衷搞共同框架处理债务问题,是有很多困难的。”

  他认为,疫情防控和国家穷富没有直接关系,不是国家穷就控制不好。越南、柬埔寨、老挝,每百万人感染率死亡率低。越南感染总数1148人,死亡35人,每百万人只有12人感染,死亡率也低,柬埔寨等国家近似,比平均水平、欧洲国家小几百倍。“实现防控疫情和疫情后的恢复,并不是钱多钱少决定。关键要找到正确方法,依靠自身努力。这些国家最希望看到,发达国家自己控制住,就是对发展中国家支持。”

  他表示,一些发展中国家重视疫情后未来能力的建设,特别强调互联互通,比如未来在“一带一路”合作中的能力建设。“未来发展道路,大量依靠贸易投资自由化,依靠多边主义。当前政策选择,既是关键,同时也不能顾前不顾后。”

  “有些国家试图推卸过去自己的责任,把问题说成是别人搞的陷阱。有些唱高调,主张请客,过去的就算了,请客又自己不出钱,别人出钱。”在谈到化解发展中国家债务困境时,周小川提到,国外媒体对中国有不少负面议论。但认真来看,中国作为主债权人的发展中国家并不多,而且中国从政府到大型金融机构积极参与缓债计划,执(美食文章对此文亦有贡献)行很不错。

  在谈到全球储蓄布局配置时,周小川提到,10月IMF和世行年会上有观点提到储蓄作用,如何用好储蓄,帮助发展中国家对抗疫情和疫情后恢复问题。2018年伯南克(美联储前主席)提出,从储蓄看次贷问题,亚洲特别是中国储蓄过剩用到美国,导致次贷危机。“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多余储蓄找避风港投资美元。我当时回应,现象是存在的,但主要原因是亚洲金融风波。”

  他表示,疫情对储蓄率影响还看不清楚,有增加储蓄方面,也有减少储蓄方面,需要密切观察。全球平均储蓄率是26.5%,中国高于这个水平,低于的主要是美国,只有一位数。“从储蓄角度看融资能力、资金配置是重要角度,也是对阴谋论反驳。不然人家说中国人均GDP不高,还搞‘一带一路’,有什么阴谋考虑。”

  现在东亚包括中国是债权融资主力,以前主权债主力是巴黎俱乐部,现在东亚超过巴黎俱乐部主权债总额。中国投资除了去“一带一路”,也有相当数量在北美欧洲,但当前局势变化,有很多不友好保护主义政策,可能未来几年更需要“一带一路”,是主力军。

  在双循环中,内循环会更畅通。周小川表示,年轻一代储蓄率下降,有好的方面扩大内需;也有担忧,靠借贷过度消费,未必是好事。

  习近平主席强调“一带一路”,不是授人以鱼而是授人以渔。周小川表示,当前有议论,“一带一路”该给发展中国家送礼,减债,给好处,但真正应该是促进这些国家把基础设施搞上去,给未来发展奠定道路。从前发生过非洲粮食危机,世界银行在当地分粮食,看上去是慷慨行为,但后来有很多批评,那个时代没有授人以渔,没有让非洲发展因地制宜搞好粮食生产,做法有问题。

  周小川表示,疫情后有类似情况。“减贫靠什么?很多人调门高,送粮食,消债?但应该是注重能力建设。中国脱贫创造了史无前例经验,经验是什么?创造生产力。给贫困人有新的谋生致富道路。未来‘一带一路’,从中国角度更支持互联互通、基础设施、能力建设。实现授人以渔。”

  最后,周小川指出,中国要和新兴市场发展中国家共同呼吁,强调多边主义,强调贸易自由化,投资便利化,强调国际秩序WTO作用。“因为只有在这样环境下,‘一带一路’国家通过互联互通,通过能力建设,形成新的潜力,才能在全球更好发挥出来,也是对西方保护主义的有力斗争。”

  相关专题:聚焦外滩金融峰会

评论列表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