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气候变化投融资顶层设计出炉 将开展地方试点

(原标题:气候变化投融资顶层设计出炉 将开展地方试点)

  摘要:支持和激励各类金融机构开发气候友好型的绿色金融产品;支持符合条件的气候友好型企业通过资本市场进行融资和再融资;激励民间资本和外资进入气候变化投融资领域。

气候变化投融资顶层设计出炉 将开展地方试点-第1张图片

▲《指导意见》对气候投融资的定义是,为实现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和低碳发展目标,引导和促进更多资金投向应对气候变化领域的投资和融资活动,是绿色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

  日前,环保部、国家发改委和“一行两会”联合发文,就气候变化投融资出台指导意见(财经资讯对此文亦有贡献)。这是首次对气候变化投融资作出顶层设计,意味着金融和气候变化的深度融合开始。

  这份五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促进应对气候变化投融资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对气候投融资的目标、定义和支持范围、标准体系和政策体系如何构建,以及如何引导民间资本和外资进入等方面加以明确。这是继2016年央行、财政部、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后,又一次环境与金融监管部门的联合发文。

  “如果说今年年中《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0年版)》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吹响了中国金融体系低碳转型的号角,这一文件的出台则意味在转型之路上又迈出了扎实的一步。”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资深项目主任刘君言表示。

  《指导意见》对气候投融资的定义是,为实现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和低碳发展目标,引导和促进更多资金投向应对气候变化领域的投资和融资活动,是绿色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气候投融资的支持范围包括减缓和适应两方面,其中减缓气候变化主要与减排有关,包括优化能源结构,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等;适应气候变化主要与提升能力有关,包括提高农业、水资源、林业和生态系统、海洋、气象、防灾减灾救灾等重点领域适应能力等。

  刘君言指出,在气候变化日益严峻的当下,气候风险已然成为金融风险,《指导意见》意味着中国金融系统正在两个维度上开启深度转型。

  9月2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表示,中国将力争二氧化碳排放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一实现碳中和的时间表,仅比最早完成工业化的欧洲晚了十年,对中国而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对此,央行行长易纲在10月21日的金融街论坛指出,金融政策要围绕着这样一个重大的战略部署,深入贯彻新的发展理念,积极完善政策框架,与财政、产业、就业、科技等政策紧密配合,促进绿色金融发展,也促进经济复苏和创造更多绿色的工作岗位。

  《指导意见》明确,要完善金融监管政策,推动金融市场发展,支持和激励各类金融机构开发气候友好型的绿色金融产品;鼓励金融机构结合自身职能定位、发展战略、风险偏好等因素,在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前提下,对重大气候项目提供有效的金融支持;支持符合条件的气候友好型企业通过资本市场进行融资和再融资;鼓励通过市场化方式推动小微企业和社会公众参与应对气候变化行动;有效防范和化解气候投融资风险。

  此外,《指导意见》指出要强化各类政策协同,明确主管部门责权,完善部门协调机制,将气候变化因素纳入宏观和行业部门产业政策制定中,形成政策合力;加快推动气候投融资相关政策与实现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和低碳发展中长期战略目标及国家自主贡献间的系统性响应,加强气候投融资与绿色金融的政策协调配合。

  事实上,国际上最早意识到气候风险的恰恰是金融系统。欧央行曾在其发布的《金融稳定评估报告》中指出,气候风险可能对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产生不利影响,并影响金融稳定。

  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曾撰文指出,气候变化已成为央行维护金融稳定的重大挑战。央行与金融监管机构为了维护货币稳定与金融稳定,应持续加强对气候变化相关风险的研究,在金融管理、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制定中,充分考虑气候变化因素,重点关注受气候变化相关风险影响较大的产业和地区,同时积极加强相关国际交流与合作。

  《指导意见》要求,要制订气候项目标准,以应对气候变化效益为衡量指标,与现有相关技术标准体系和《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等相衔接,并推动建立气候项目界定的第三方认证体系,鼓励对相关金融产品和服务开展第三方认证。此外要完善气候信息披露标准,建立气候绩效评价标准。

  同时,《指导意见》要求激励民间资本和外资进入气候变化投融资领域。在激发社会资本方面,支持在气候投融资中通过多种形式有效拉动和撬动社会资本,鼓励“政银担”“政银保”“银行贷款+风险保障补偿金”“税融通”等合作模式,依法建立损失分担、风险补偿、担保增信等机制,规范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

  在发挥市场机制方面,《指导意见》专门提到要充分发挥碳排放权交易机制的激励和约束作用,建立健全碳排放权交易市场风险管控机制,逐步扩大交易主体范围,适时增加符合交易规则的投资机构和个人参与碳排放权交易。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支持机构及资本积极开发与碳排放权相关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有序探索运营碳期货等衍生产品和业务。探索设立以碳减排量为项目效益量化标准的市场化碳金融投资基金。鼓励企业和机构在投资活动中充分考量未来市场碳价格带来的影响。

  目前,全国统一的碳市场启动箭在弦上,仅仅是电力行业的体量,就能让其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碳市场。但中国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仍然存在规则不够透明、政府干预过多、无法实现市场机制等问题亟待解决(参见《周刊》2019年第35期封面报道《创造碳市场》)。

  最后,《指导意见》还要求引导和支持气候投融资地方实践,开展气候投融资地方试点;鼓励地方加强财政投入支持,不断完善气候投融资配套政策;支持地方制定投资负面清单抑制高碳投资,创新激励约束机制推动企业减排,指导各地做好气候项目的储备,进一步完善资金安排的联动机制,为利用多种渠道融资提供良好条件,带动低碳产业发展。同时,鼓励地方开展模式和工具创新,并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和保险公司设立特色支行(部门),或将气候投融资作为绿色支行(部门)的重要内容。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