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房东驱赶租户频发 大量蛋壳公寓门锁涌入二手平台

(原标题:房东驱赶租户频发 大量蛋壳公寓门锁涌入二手平台)

  摘要:各地住建部门纷纷发布通知,要求物业服务企业不得配合房东通过停水、停电、停气等方式驱赶租户,并提示租金贷风险。

房东驱赶租户频发 大量蛋壳公寓门锁涌入二手平台-第1张图片

▲租约尚未到期,一名蛋壳公寓的租客收到房东要求搬离的“最后通牒”,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另寻住处。图/记者 丁刚

  大量蛋壳公寓(NYSE:DNK)的电子密码门锁正挂在闲鱼等二手交易平台低价出售。每一个门锁背后,都有一名已经或者准备和蛋壳(集成护墙板对此文亦有贡献)公寓解约的业主,以及不得不搬出去另觅住处的租客。

  作为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从房东手里租下房源,再转租给租客。这家公司拖欠租金引发各地业主维权,各地房东讨债无果,转而要求收回房屋。而租客因为预交了房租,普遍不愿搬离。

  矛盾和冲突已批量转移至房东和租客之间。11月上旬以来,房东断水、断电、换锁,驱赶租客的案例此起彼伏。

  北京朝阳区一名租客遭遇了极端情况。根据这名租客提供的视频,11月25日晚,房东用电动螺丝刀拆卸了防盗门合页,且不顾现场警察劝阻,将房门整个搬走。截至记者发稿,这名租客仍居住在没有房门的屋子里。

  蛋壳公寓日常运营已经处于停摆状态。一名蛋壳公寓成都分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10月以来的工资一直没有拿到,办公室已经关闭,员工只能线上办公。

  该员工称,公司要求提出辞职的员工在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上签名,确认劳资双方没有纠纷。这显然不符合事实。该员工称,多名同事已经准备提起劳动仲裁。

  维权要排号

  蛋壳公寓总部位于北京市朝阳门地区的一栋写字楼,现在这里成了房东、租客登记接待处。因为担心发生冲突,每天都有警察在附近值守。

  在北京市东城区、西城区、朝阳区、大兴区等12个区,基层政府和蛋壳公寓一共设立了35个接待点,对来访房东和租客进行情况登记。

  一名11月27日前往蛋壳公寓总部接待点的房东称,由于到访人数众多,房东们需拿号排队,他要等到12月3日才能登记。对于租客的安排也一样,一名租客称,他要排到11月30日。一名现场安防人员称,蛋壳公寓总部接待点每日接待约300名房东和租客,周末也不休息。

  接待点张贴的告示显示,房东如果选择解约,蛋壳公寓会在七天内联系租客搬离,屋内原来由蛋壳公寓配备的家具、家电由房东接收,蛋壳公寓前期付给房东的押金也用来冲抵部分赔偿金。据记者了解,蛋壳公寓并没有对每一个选择解约的房东兑现承诺。

  根据告示,如果选择退租,租客要等待蛋壳公寓返还剩余租金。如果租客使用了租金贷,蛋壳公寓会将剩余租金返还至微众银行,由微众银行办理结清手续。无论哪种情形,蛋壳公寓均不再支付合同约定的违约金及赔偿金。

  蛋壳公寓何时返还租客的剩余租金是个未知数。据记者了解,近期,北京市住建委组织多轮谈判,会上提出的方案包括其他租赁企业接盘蛋壳公寓、投资人出钱拯救蛋壳公寓等,这些磋商都没有结果。

  高风险运营

  蛋壳公寓此番资金链断档早有伏笔。这家公司自2015年成立以来一直亏损经营。据其2020年一季度财报,公司期内净亏损12.34亿元,同比扩大4.17亿元。

  长期亏损与其运营模式有关。蛋壳公寓实际承担“二房东”角色。业主与租客各自与蛋壳公寓签订托管协议和租房合同。租客向蛋壳公寓交租,蛋壳公寓则向业主支付租金。

  蛋壳公寓还要负担房屋装修和维护成本,资金压力巨大。为缓解压力,该公司利用“长收短付”模式换取回旋空间,即一次性向租客收取一年的租金,再按季度或按月将租金付给房东,利用时间差维持资金链运转。

  租金贷与长收短付逻辑一致。租客签下租约时,亦与跟运营商合作的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约。金融机构替租客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再向金融机构按月偿还租房贷款。

  长收短付加上租金贷构筑了一个资金池。企业使用这些资金滚动收储房源。收钱快,花钱更快,运营商只能靠不断筹资填补缺口。若租赁市场行情下行,或融资行为遇阻,风险就会浮出水面。

  2020年1月上市之前,蛋壳公寓意欲迅速扩大规模,上述风险模式加速运转。多名在2019年订委托协议的房东称,其房屋都出现了“高收低出”的情况,即企业先以高价从房东手中收得房屋,再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出租给房客。

  根据财报,截至2020年3月31日,蛋壳公寓在管房源为41.5万套,同比增长近五成。运营费用为31亿元,同比增长58.5%。

  2020年年初,高速滚动的蛋壳公寓撞上了新冠疫情。一名接近蛋壳公寓的人士告诉记者,部分租客退租、租赁市场萎靡,疫情冲击了租赁市场。

  蛋壳公寓CEO高靖被带走是该公司一个重大转折点。6月18日晚,蛋壳公寓公告此事,紧急任命了临时CEO。公司称,高靖是因早前其他商业投资活动遭政府调查,与蛋壳公寓业务并无关联。

  一名接近蛋壳公寓的人士认为,高靖一事导致蛋壳公寓无法通过风控,二级市场融资全面停滞,银行也停止放贷。对于一家依靠融资续命的企业而言,这无异于釜底抽薪。

  政府介入

  以信贷模式支付租金的人数远超直接支付租金的租客数量。据蛋壳公寓招股书,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九个月,使用“租金贷”的租客占比分别为91.3%、75.8%和67.9%。

  这些租客正面临信用风险。当租客被迫迁出,他们继续还贷显失公平;但如果蛋壳公寓无法把剩余租金退给放贷机构,租客有可能留下失信记录。

  维权漩涡中,11月16日,与蛋壳公寓合作开展租金贷服务的微众银行发布公告称,至少在2021年3月31日前,部分租客使用租金贷的情况不上征信。记者了解到,部分租客已停止还款,并在微众银行安居服务小程序上申请了“征信保护”。

  这场风波还看不到平息的迹象。避免矛盾愈演愈烈,各地政府责无旁贷。

  11月24日,为避免房东强行收房,深圳市住建局发布紧急通知,要求物业服务企业不得配合房东通过停水、停电、停气等方式驱赶租户、激化矛盾,违者或面临警告、罚款等行政处罚。

  此外,深圳要求物业服务企业及时向社区及街道上报相关纠纷,并主动在业主与租客间搭建协商平台。

  11月25日,武汉市房管局发布紧急通知,提醒住房租赁企业充分意识到采取高进低出、长收短付方式进行市场扩张从而诱发资金链断裂的经营风险、法律风险。武汉要求公寓运营商不得通过上述方式恶意提高或降低租赁价格、侵害房屋权利人和承租人的长期合法权益。

  武汉还提出,住房租赁企业不得用隐瞒、欺骗、强迫等方式要求承租人使用租金贷,不得将租金贷相关内容嵌入住房租赁合同。

  11月26日,海口市住建局发布文件,建议房东直接与租客建立租赁关系,并对存在高收低出、长收短付行为的住房租赁企业提高警惕。

评论列表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