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冒名顶替上大学拟入刑 最高判三年重耶轻耶

(原标题:冒名顶替上大学拟入刑 最高判三年重耶轻耶)

  摘要:山东陈春秀、苟晶事件引爆舆论,立法机关回应关切,拟将冒名顶替上大学等行为单独规定为犯罪,最高可判三年有期徒刑。

冒名顶替上大学拟入刑 最高判三年重耶轻耶-第1张图片

▲正在修改中的《刑法》拟将冒名顶替上学行为单独规定为犯罪,最高可判三年有期徒刑。

  山东“242人冒名顶替取得学历”事件延伸到立法层面。正在修改中的《刑法》拟将冒名顶替上学行为单独规定为犯罪,最高可判三年有期徒刑。记者获悉,立法机关内部对此有不同看法,有得表示赞同,有观点认为三年刑期偏轻,也有意见认为不宜入刑。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10月13日至17日在北京举行,一项议程是继续审议《刑法修正案(十一)》,这是现行《刑法》时隔三年再次修改。这个修正草案在2020年6月底首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彼时正值山东“242人冒名顶替取得学历”事件曝光,农家女陈春秀被顶替上学的遭遇引起舆论愤慨,苟晶事件也在网上发酵。草案一审稿虽未涉及冒名顶替上学的罪责问题,但有十余位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为陈春秀等鸣不平,呼吁借修法之机,将冒名顶替上学行为单设一个罪名予以惩处,也有部分刑法学者支持该项提议(详见:《何以保护陈春秀、苟晶?刑法修改引热议》)。

  2015年8月出台的《刑法修正案(九)》将考试舞弊行为纳入打击范围。组织考试作弊或为组织考试作弊提供帮助、非法出售或者提供试题与答案、代替他人参加考试或让他人代替参加考试等行为都会遭受刑事处罚。但冒名顶替行为并非发生在考试环节,从现有《刑法》条文来看,参与冒名顶替者可能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或印章罪、盗用身份证罪、行贿罪、受贿罪等。

  此番提交审议的《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审稿,在现行《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之一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八十条之二:盗用、冒用他人身份,顶替他人取得高等学历教育入学资格、公务员录用资格、就业安置待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组织、指使他人实施前款行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周光权在作前述修改说明时表示,草案征求意见期间,有些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部门、地方和社会公众提出,社会上发生的冒名顶替上大学等事件严重损害他人利益,破坏教育公平和社会公平正义底线,应当专门规定为犯罪,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建议采纳上述意见,作出相应修改。

  在10月15日下午的分组审议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杜玉波表示赞成这一修改。他透露,山东“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发生后,“中央领导同志高度重视,专门作出批(集成护墙对此文亦有贡献)示,部署在全国范围内推进开展专项清查处置工作,据我了解,清查处置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也取得了阶段性进展。”在杜玉波看来,此时将冒名顶替上大学行为入罪入刑彰显法律的权威性。

  杜玉波认为,冒名顶替上学行为性质恶劣,严重侵害被顶替者的合法权益,是对其一生前途的实质尽毁,刑法修正案将这一行为规定为犯罪,有利于规范高考招生录取程序,确保招生录取环节的公平公正,保证受教育者平等的入学机会。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刘玉亭提出,对冒名顶替入学行为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量刑偏轻。“盗用、冒用的行为影响一个人几年、十几年、几十年,甚至影响一个家庭,如果只是给最高三年的有期徒刑,是不是轻了?”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姒健敏则认为,冒名顶替上学完全可以用行政处罚来规制,没有必要上升为刑事处罚。“我觉得能够用民法、行政法等法律法规来处理的,就不要用刑法。一个国家治理有效、安定团结是以它的刑罚越来越少、越来越轻,而德治越来越高来体现的。不能刑法越修,刑罚越重。”他说。

评论列表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