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喀什疫情暴发地为一制衣厂

(原标题:独家|喀什疫情暴发地为一制衣厂)

  摘要:聚集性疫情的发生地是喀什疏附县站敏乡一家为扶贫而建的制衣厂,人员较为密集。有疏附县居民称,厂里工人大多是附近村民,活动范围相对较小。

喀什疫情暴发地为一制衣厂-第1张图片

▲2020年10月25日,疫情防控期间,新疆喀什老城路上人流稀少。图/人民视觉

  新疆喀什新冠感染者数字仍在上升。10月26日晚,新疆通报新增无症状感染者26例,总数达164例,且无一转为确诊病例。这些无症状感染者均在疏附县,多位当地人士告诉记者,此次聚集性疫情指向当地一家扶贫工厂。

  此轮疫情于10月24日通报第一例无症状感染者,为一名17岁女性,是疏附县对“应检尽检”人员进行定期检测时发现的。10月24日,喀什地区对全辖区进行全员大规模核酸检测,并一度关停机场,截至10月26日16时,累计采样人数447.17万人,已出结果213.36万人。

  “27日喀什地区可以完成全员核酸检测,”喀什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帕尔哈提·肉孜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介绍,在疏附县疫情暴发后,自治区立即调配阿克苏等地检测资源前来支援喀什,目前喀什全地区日核酸检测能力达到39.2万管、196万人。这意味着,喀什全员检测采取的是5人一管的混检模式。

  大规模核酸检测筛出大量感染者。2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健委通报病例数增长了137例,26日再次通报增长26例,且均为无症状感染者,另有5个混管正在进一步复检,这意味着病例数或将进一步增长。

  通报称,这些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均收治在定点医院进行隔离观察。据记者查询,定点医院为位于疏附县的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疏附广州新城院区。

  该院离前述17岁女性的上班地很近。10月2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喀什疫情新闻发布会,新疆卫健委副主任顾莹苏介绍,该女性住在疏附县站敏乡二村,但在疏附县城内的一家制衣厂工作,9月中旬至今共回家3次,其余时间住在工作单位。在对其工作单位所有人进行核酸检测后,结果均为阴性。

  疏附县地处帕米尔高原东麓,位于喀什地区西南部,县城距离喀什市区大约15公里,而站敏乡距离县城约有5—6公里的距离,前述女性回家返县大多乘坐其母亲的电动车。

  帕尔哈提·肉孜称,164名无症状感染者都与其父母所在的站敏乡三村工厂有较大关联。根据通报,前述女性仅在10月17日晚曾到三村工厂宿舍与父亲、母亲一起吃饭,而她的父母及哥哥在25日通报病例时核酸检测结果仍为阴性。

扶贫工厂出现聚集性疫情

  站敏乡三村全名为艾日克贝西村。多名疏附县居民告诉记者,通报中的“三村工厂”也是一家制衣厂。一名合作社人士称,聚集性疫情的发生地为“疏附县舒畅服装有限公司”(下称舒畅服装厂),是一家当地为扶贫而建的“卫星工厂”。

  数据显示,舒畅服装厂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本300万,经营服装设计制作与销售、窗帘制作与销售、布料销售、床上用品缝纫与销售等内容。

  《长安杂志》今年曾发文介绍,舒畅服装厂的女工分布在两个厂房内,统一着装、佩戴口罩,进行流水作业。除吸引了三村128名女性劳动力,该厂还解决了周边村庄160多人的就业问题。

  新华网、人民网等媒体此前报道,疏附县所在的喀什地区地处国家划定的深度贫困“三区三州”之一,即三区中的南疆四地州,是其中人口最多的地区,脱贫攻坚任务十分艰巨。2018年前后,疏附县多个乡镇建起“卫星工厂”,以促进就业、精准扶贫。

  10月25日24时起,喀什地区疏附县站敏乡、托克扎克镇、吾库萨克镇和萨依巴格乡被调整为高风险地区,疏附县其余乡镇为中风险地区。除站敏乡外,另外三乡镇是否出现确诊病例尚未披露,但疏附县人民政府网站显示,这些乡镇均曾建设过“卫星工厂”。

  “这几年搞扶贫,喀什这边的大多数乡镇都由政府支持成立了制衣厂、服装加工厂,增加农村工作岗位,实现家门口就业。这一次的站敏乡三村制衣厂也是属于那种类型。”一名疏附县居民向记者介绍,这些工厂里的工人大多是附近村民,女性比例较高,残疾人、贫困户等则是优先安置对象,“相对来说,比起繁华的城市,(他们的)活动范围会小很多。”

均未出现症状

  截至目前,喀什发现的新冠病毒阳性者均在疏附县,且均为无症状感染者,未来有多少人会陆续出现症状而转为确诊病例尚不可知。

  “164例无症状感染者全部是主动检测发现的,这样我们就可以精准掌握本地区传播源,采取防控措施,迅速阻断传播途径。”帕尔哈提·肉孜说。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院长、流行病学专家姜庆五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指出,“这次暴发还是有它的特殊性。”他说,164例感染者均未出现症状,比例上似乎高于过往疫情,但考虑到此次疫情主要发生在企业,或以青壮年为主,而根据以往认知,青壮年通常症状较轻,不易察觉,因此,“尽管无症状(比例)高了些,但这是特殊人群,是企业人群,我觉得还是能够接受这个现象。”

  至于目前无症状感染者比例偏高,是否意味着病毒正在变得越来越“狡猾”,姜庆五认为,这一现象仍需要观察和关注,目前世界多国都曾反映新冠病毒感染后无症状比例在升高,但具体原因还需要进一步观察研究。

  姜庆五指出,疏附县(汽车资讯对此文亦有贡献)此次短时间内筛出上百个阳性病例,或意味着病毒已经传播了一段时间,可能已有许多二代、三代病例,尽管无症状比例较高或意味着治疗效果较好,但同时也会增加防控难度。

  喀什目前并未采取全地区“封城”措施。记者联系到两名去当地旅游的游客,均在25日乘坐火车或汽车离开。帕尔哈提·肉孜介绍,喀什地区航空、铁路、公路等交通目前正常畅通,外地来喀什人员无需隔离,也不需要携带核酸检测报告,只需落实戴口罩、测体温、扫健康码等措施,离开喀什人员也可以持7日内核酸阴性报告正常离开。但帕尔哈提·肉孜表示,目前中高风险地区人员不出行。

评论列表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