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北京国企干部卷走近70公斤黄金 出逃21年终获刑

(原标题:北京国企干部卷走近70公斤黄金 出逃21年终获刑)

  摘要:1998年,原友谊集团负责黄金首饰业务的经理葛金山卷走近70公斤黄金并藏于水中。逃跑21年后,葛金山落网,最终因犯贪污罪获刑11年。

北京国企干部卷走近70公斤黄金 出逃21年终获刑-第1张图片

▲办案机关从水中起获的密码箱和黄金。北京市西城区法院供图

  逃匿21年的北京“黄金大盗”葛金山因犯贪污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60万元。近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作出上述判决。记者获悉,葛金山没有在法定期限内上诉,目前判决已生效。

  相关材料显示,葛金山现年58岁。该案发生于22年前,当时36岁的葛金山在原中国友谊集团公司(下称“原友谊集团”)工作,任该公司五部经理,主管黄金首饰批发零售业务。调入原友谊集团前,他在原商业部相关司局工作。1998年9月22日,在一次交易中葛金山卷走了原友谊集团申购的约69.99公斤黄金并予以藏匿,其后潜逃了21年,直到2019年9月23日才在西北被抓获。葛金山落网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曾通报此案,称这是当时轰动社会的大案。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案发后葛金山出于畏罪和侥幸心理,将贪占的黄金偷偷扔入某河中仓皇出逃。后涉案黄金被办案机关打捞追赃。潜逃期间,葛金山精心设计变换身份,远逃西部荒漠地区,企图逃避法律惩处,21年流窜一朝终结。北京市追逃办负责人表示,葛金山被抓捕归案,再次彰显了党中央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坚定决心和鲜明态度。“北京市始终保持追逃追赃高压态势,精准发力,久久为功,让腐败分子无处可逃。”

  判决书披露了这起黄金大案的细节。葛金山供述说,1998年9月,由于工作、感情都不顺利,他想到了“裸奔”,即“房子工作都不要了,捞一笔就走”。为此提前联系了两家购买黄金的公司,一是广州高建珠宝公司,一是中间人蒋某介绍的桂林金属工艺品总厂。

  多方证言显示,此后葛金山一方面向原友谊集团时任副总经理汇报有广东客户想买走公司剩下的70公斤黄金指标,并与该公司商定带500多万元的私人汇票上京,约定1998年9月22日交易;另一方面,又与蒋某介绍的公司达成买卖意向,并且该公司提前支付了560万元的汇票,但葛金山却没打算把黄金卖给他们。

  原友谊集团时任副总经理称,他在葛金山多次劝说下才同意与广东客户做这笔黄金交易生意。1998年9月22日,葛金山称银行让他们三日之内付款,在他表示公司没这么多钱的时候,葛金山说此前要买这批黄金的客户(即蒋某介绍的公司)已经把钱打到了公司帐上,可以用这笔钱买黄金,事后给这家公司高额利息即可。这样他才同意葛金山着手操作。

  据判决书,1998年9月22日上午,原友谊集团的司机开车将葛金山和该公司一名业务员送到了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分行办理黄金提料手续,办完手续后葛金山和业务员打车到中国银行办理划款手续。手续办完后,业务员被葛金山支走。相关材料显示,当天原友谊集团向中国银行总行汇款5514650.68元,用于采购69982.83克黄金。

  之后,葛金山安排表弟等人带着旅行箱和他在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分行汇合,他和表弟到该行金库提了22块半黄金,大约69.99公斤。接着,葛金山电话联系广州高建珠宝公司工作人员交易,但却出现意外。该公司人员称,葛金山提出把钱从银行取出来带到房间中交换黄金,但他们没同意。葛金山还在电话中发脾气,他们坚持一定要手续清楚,否则不做这笔生意。此后,他们就联系不上葛金山了。

  判决书记载葛金山的说法是,他当时一听就懵了,因为什么也没准备,钱是拿不到了,但金子还在自己手上。如果联系公司,那就什么也拿不到了。葛金山表弟等人的证言称,挂断电话后,葛金山告诉他们 “广州客户没钱,我还有一个客户在天津 ”。之后他们一行三人去了天津,葛以假身份证开了一间房,在当地住了一晚后。一名同行的人(印度大学排名对此文亦有贡献)士作证说:“第二天葛金山说这些黄金要在天津处理掉,最好是沉到河里或者埋掉。他们就租船到了水上公园,在船上把黄金合并到密码箱内。葛金山把密码箱扔到了河中。然后他们就分手了,葛金山买车票去了淮阴。”

  葛金山失联后,蒋某着急了。他在1998年9月23日下午找到了友谊集团时任副总经理,而此时友谊集团的人也联系不上葛金山。原友谊集团时任副总经理说,在这期间葛金山的爱人透露,葛金山曾给她打电话,说他现在跟一笔钱有关系,数额较大,有点风险,让她和孩子搬走。这名副总经理意识到葛金山带着黄金跑了,就报案了。9月24日,前述原友谊集团司机接到葛金山打来的电话,其在电话中询问单位情况,并表示这事跟司机、业务员无关,他也不知道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要是成功了就是胜利大逃亡”。

  判决书记载,1998年9月29日,检察机关对葛金山涉嫌贪污一案立案侦查。同年11月19日,西城区检察院干警在天津市水上公园千佛岛湖中将涉案的黄金起获。葛金山说,逃跑后他又去了江苏南京、福建、云南、贵州等地,后来跑到西北,跑了21年。葛金山还说,2001年8月他去过一次天津水上公园,按着记忆找了黄金,没有找到,就知道肯定被办案机关捞走了,就离开了天津。

  记者注意到,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2018年10月18日,北京市监察委将葛金山涉嫌违法犯罪问题交由西城区监察委办理。约一年后,葛金山在新疆落网。2020年2月3日,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以葛金山涉嫌贪污罪,向西城区法院提起公诉。

  西城区检察院指控称,1998年9月22日,葛金山利用其担任原中国友谊集团公司业务五部经理,主管黄金首饰批发零售业务的职务便利,将该单位花费人民币551.465068万元购买的69.98283公斤黄金予以侵吞,并将上述黄金沉入天津市水上公园千佛岛湖中隐匿,后潜逃。现涉案物品已起获并发还。西城区检方认为,葛金山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共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相关规定,应当以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该案审理过程中,葛金山对检方指控其犯贪污罪予以否认,辩称自己不是国家工作人员,用于购买黄金的钱款并非本单位钱款,黄金也已发还。葛金山有两名指派辩护律师,判决书记录了他们的意见:葛金山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初犯,案发后有关部门及时起获全部涉案黄金,没有给被害单位造成经济损失。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西城区法院审理认为,关于葛金山不是国家工作人员的辩解,经查,他案发前系全民所有制企业原友谊集团业务五部经理,主管经营该单位的黄金业务,其身份符合贪污罪的主体要求,该辩解与事实不符,该院不予采纳。

  原友谊集团是原国家国内贸易局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经济实体。记者注意到,2016年,该公司名称变更为中国健康养老集团公司,2017年又更名为中国健康养老集团有限公司,现为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持股的子公司。

  关于葛金山称购买黄金的钱款不是单位钱款的辩解,西城区法院认为,根据在案的记账凭证、汇款凭证等书证证实,葛金山侵吞的黄金系原友谊集团汇给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市分行货币金银处665145美元后购得,该钱款属于单位公款无疑,其辩解不予采纳。法院还称,葛金山关于黄金也已发还的辩解,经查,涉案的黄金经侦查机关工作后予以起获,但该情节与葛金山是否构成贪污罪无关。

  关于葛金山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辩护意见,西城区法院审理认为,葛金山到案后如实供述过犯罪事实,但在开庭审理时推翻前供,否认自己有贪污的行为,故不能认定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关于葛金山系初犯,客观上未给被害单位造成经济损失的辩护意见,法院酌予采纳。综上,西城区法院认定葛金山犯贪污罪罪名成立,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60万元。

评论列表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