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新冠病毒诱发糖尿病证据频现 测血糖或可预测多脏器损伤

(原标题:新冠病毒诱发糖尿病证据频现 测血糖或可预测多脏器损伤)

  摘要:北京同仁医院团队发现,新冠所致胰岛损伤与心脏等其他脏器损伤几乎同时发生,相互存在联系;患者痊愈后血糖通常会回归正常水平,死亡病例往往伴随着血糖进一步升高;专家称,与其他指标相比,血糖在预测新冠所致多脏器损伤及死亡方面或有更大价值。

新冠病毒诱发糖尿病证据频现 测血糖或可预测多脏器损伤-第1张图片

▲今年6月,来自英国、澳大利亚、中国、美国等9个国家的17名糖尿病专家曾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联名发表研究信,指出COVID-19与糖尿病之间存在着双向关联。图/人民视觉

  “我们知道新冠病毒和ACE2作用以后不仅只对肺部造成损伤,所以目前命名‘新冠肺炎’实际上是不准确的,更确切的名字应该叫‘新冠病毒病’,它是一个多脏器损伤的疾病。”谈及新冠病毒对人体造成的伤害,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内分泌科主任杨金奎表示,除了损伤肺部之外,新冠病毒还可能是导致糖尿病发生的原因之一。

  杨金奎是在近期举办的2020北大糖尿病论坛上作出上述表述的。他指出,与SARS病毒类似,新冠病毒需通过细胞膜上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作为受体协助其进入细胞内。ACE2是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中的一种关键酶,在人体中起水电平衡、调节血压及代谢等作用。除了在肺部表达之外,ACE2在胰岛β细胞、脂肪组织、小肠和肾脏等器官也有广泛分布。

  ACE2对糖尿病存在一定调节作用。在具体调节机制层面,胰岛β细胞是分泌胰岛素的细胞,其是否分泌还需由细胞内的线粒体调控,线粒体结构和功能出现异常可引起程度不同的糖代谢紊乱。ACE2可将血管紧张素转化为血管紧张素1-7,在作用于MAS受体后可对线粒体功能起到保护作用。据杨金奎介绍,相关动物实验证明,敲除了ACE2酶的动物会出现第一时相胰岛素分泌降低、葡萄糖耐量递减、胰岛氧化应激指标增高等症状。

  杨金奎表示,早在SARS期间就有研究发现,SARS患者在使用激素治疗前血糖呈显著升高趋势,且血糖升高患者往往伴随更高的死亡风险。相关研究进一步证明,SARS病毒正是通过攻击ACE2来损伤胰岛,从而导致了糖尿病的发生。

  血糖水平或可以成为指示COVID-19患者多脏器损伤的最早期指标之一。杨金奎介绍,北京同仁医院援鄂医疗队在武汉共救治130例中症及以上患者,在排除既往糖尿病、慢性心脏病和肾脏疾病患者后仍余69例,其中23例中症,20例重症,26例危重症。最终53例治愈,16例死亡。

  在一项针对前述69例病例的研究中,通过对于患者性别以及血糖、肌酐、乳酸脱氢酶等指标的监测发现,新冠病毒对各脏器都会造成不同程度损伤。经过多因素多变量回归分析之后,只有性别与空腹血糖两个指标能够被纳入回归方程中。其进一步的聚类模型分析表明,胰岛损伤与心脏等其他脏器损伤在相关性层面上几乎同时发生,相互存在联系。从临床上来看,患者在痊愈之后血糖通常便会回归正常水平,而死亡病例往往伴随着血糖的进一步升高。

  “从相关性分析上来看,血糖与其他指标相比有着更大的预测价值。(通过血糖)可以早期预测新冠患者的死亡风险,而且血糖监测简单易行,其结果有助于临床医生预测多器官损伤的风险,进而将患者及时转入重症监护,并给予强化治疗。”杨金奎说。

  事实上,早在今年6月,来自英国、澳大利亚、中国、美国等9个国家的17名糖尿病专家就曾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联名发表研究信,指出COVID-19与糖尿病之间存在着双向关联。一方面,COVID-19可能会引发新的糖尿病病例;另一方面,对于已确诊糖尿病的COVID-19患者来说,COVID-19则会加剧严重代谢并发症的出现,括糖尿病酮症酸中毒与高血糖高渗状态等。

  研究信指出,新冠病毒可能导致糖代谢的发生改变,从而使原有糖尿病的病理生理学(图解外汇对此文亦有贡献)变得更加复杂,或导致新的疾病机制发生。有证据表明,SARS患者的空腹血糖水平和急性糖尿病发生率均要高于非SARS患者,一系列观察结果也为COVID-19的潜在导致糖尿病效应的假设提供了支持。

  9月2日,《自然-代谢》杂志公布一例在确诊为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并康复后被诊断出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的案例。前述患者具有糖尿病家族史,在临床上出现糖尿病酮症酸中毒,血糖水平为30.6mmol/L,糖化血红蛋白高达16.8%,且胰岛β细胞功能出现下降,血清C肽水平降至0.62μg/L。相关研究团队认为,前述患者可能是由于新冠病毒感染直接引起胰岛β细胞损伤,进而导致Ⅰ型糖尿病。研究团队指出,尽管该患者并不足以完全说明新冠病毒与Ⅰ型糖尿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但仍然在相当程度上支持了这种假设。

  不过,前述联名信也提及,COVID-19与糖尿病之间仍存在许多疑问尚不清楚。比如COVID-19患者发生的糖代谢改变是否会随着感染消退而缓解,还是会继续持续?新发糖尿病的频率有多高?新发糖尿病的具体分型如何,是否为典型的Ⅰ型或Ⅱ型糖尿病,还是新的分型?这些问题仍有待进一步研究解答。

评论列表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