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多国专家联合报告:基因编辑尚不适用于生殖细胞妊娠

(原标题:多国专家联合报告:基因编辑尚不适用于生殖细胞妊娠)

  摘要:报告指出,一条“负责任之路”的第一步,是将可遗传基因组编辑限制在严重疾病(导致严重症状或过早死亡的疾病)中,且这些疾病是由单个基因的突变引起的。

多国专家联合报告:基因编辑尚不适用于生殖细胞妊娠-第1张图片

▲委员会发布的报告中明确指出,即便技术的风险变小了,由于生殖细胞编辑涉及对人类卵子、精子和胚胎的改变,仍需要足够的社会和伦理讨论。

  一份多国专家联合发布的报告认为,“基因编辑婴儿”为时尚早。近日,国际人类生殖细胞基因编辑系临床应用委员会发布了《关于人类生殖系基因组编辑临床使用的指南》(下称“报告”),其中明确表示,目前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阶段尚不适用于编辑生殖细胞并妊娠。

  国际人类生殖细胞基因编辑系临床应用委员会(下称“委员会”)成立于2018年12月,也就是在“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公布几周后。该委员会由英国皇家学会、美国国家科学院和美国国家医学科学院的18名研究人员和生物伦理学家组成,负责审查有关人类生殖细胞和体细胞编辑的科学、伦理、社会和法律问题。

  “除非技术明确可以有效和可靠地进行精确的基因组改变,且不会使得人类胚胎发生人们不希望出现的改变,否则不得尝试用经过基因组编辑的人类胚胎来妊娠。目前,这些技术标准尚未达到。”委员会发布的报告中明确指出,即便技术的风险变小了,由于生殖细胞编辑涉及对人类卵子、精子和胚胎的改变,仍需要足够的社会和伦理讨论。报告还建议成立一个国际机构,持续评估人类基因编辑技术的科学性和安全性。在当地时间9月3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委员会中的研究人员表示,“流氓科学家”总是有可能无视标准。2018年11月,原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宣布将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用于辅助生殖医疗,致3名基因编辑婴儿先后出生。2019年12月,贺建奎及其同事以“非法行医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其中贺建奎获刑三年。(参见周刊报道《“基因编辑婴儿”失败后》《贺建奎入选2018<自然>十大人物 被称CRISPR流氓》)

  报告着重阐述了可遗传人类基因组编辑技术应当如何负责任地从科学研究走向临床应用。而这条“负责任之路”的第一步,是将可遗传基因组编辑限制在严重疾病(导致严重症状或过早死亡的疾病)中,且这些疾病是由单个基因的突变引起的,比如镰状细胞病和囊性纤维化。

  “如果要编辑可遗传的人类基因组,前提也是对病原体变异如何导致疾病的机理拥有了非常清晰和严格的认识。”牛津大学神经肌肉遗传学教授联席主席凯·戴维斯(Kay Davie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基因组编辑各个方面的国际合作和公开讨论都是至关重要的。”

  今年基因编辑体细胞的临床试验捷报频传。2月,来自美国的科学家使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成功地编辑了三名癌症患者的免疫系统,且没有产生任何副作用。4月下旬,来自中国的科学家团队在《自然—医学》杂志在线发表了全球首例CRISPR(全屋整装对此文亦有贡献)基因编辑人体临床试验的成果,利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安全且可行。尽管如此,这些成果距离编辑生殖细胞并用于妊娠还有很长的距离。

  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应用在胚胎层面,技术上除了“脱靶效应”等编辑体细胞时也可能会面临的风险以外,还可能面临嵌合体风险。嵌合体风险是指在胚胎时期进行基因编辑,受精卵分裂逐渐发育成胚泡的过程比较快,如果基因编辑工具没有马上切割目标DNA序列并产生突变,就会导致有的细胞内DNA序列被切割到,有的没有被切割;切割到的可能会出现比如有的切了5个碱基,有的切了8个碱基,这就导致了嵌合体现象,可能致使下一代的染色体异变。因此,一旦编辑后的胚胎用于妊娠,与脱靶等风险相比,嵌合体风险所面临的法律和伦理问题更大。

  另一方面,如果允许基因编辑过的胚胎长成婴儿,编辑结果可以传给后代,这意味着一次编辑过的遗传信息将对一个物种产生永久性的影响,这些影响很可能会永远保留在人类的基因库中。2015年和2018年两次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的声明均明确指出,当下对可遗传的基因组上临床进行编辑是不负责任的。(见报道《基因编辑边界何在》)

  研究人员表示,当前的试验还不够精确,因此科学家们无法确定基因编辑是否会引入不必要的变化。“这项技术正在迅速发展,但是要准确评估胚胎的变化可能还需要花费几年的时间。”

  在当前阶段继续禁止基因编辑生殖细胞用于妊娠的呼吁,与此前科学家们的呼吁相一致。2019年3月,包括美国博德研究所核心成员张锋、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魏文胜等来自7个国家的18名科学家和伦理学家在学术期刊《自然》(Nature)上发表评论呼吁:五年内全球暂停所有人类生殖细胞系基因编辑的临床应用。同时强调,“暂停”并不是要永久禁止相关工作,且并不牵涉到仅用于研究目的生殖系基因编辑工作和有关体细胞基因编辑的临床工作。

  对于考虑或正在开发人类可遗传基因组编辑的国家,报告则主张应建立适当的机制和监管机构,监督潜在临床用途的进展,并防止展开未经批准的用途。

  “这一部分内容为实施(或不实施)可遗传基因组编辑提出了合宜的高标准。遗憾的是,许多国家没有足够的资金来遵守这些高标准的监督,实际上即使是‘常规’的辅助生殖技术实践,有些国家也几乎没有法规或相关规定。”伦敦国王学院妇产科名誉教授彼得·布劳德(Peter Braude)在一份声明中对该规定如是评价。

  据了解,委员会的报告将为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展人类基因组编辑治理与监管全球准则顾问委员会提供信息,WHO的这一顾问委员会将在12-18个月内讨论并最终确定全球治理框架的工作计划。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