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研究提示莫忽视致残疾病 30年来负担占比显著上升

(原标题:研究提示莫忽视致残疾病 30年来负担占比显著上升)

  摘要:研究发现,从1990年以来,由非传染性疾病和残疾导致的YLD负担比例增加,残疾在疾病负担和卫生支出中的占比越来越高。

研究提示莫忽视致残疾病 30年来负担占比显著上升-第1张图片

▲10月16日,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发布2019全球疾病负担研究(GBD)特别专刊显示,自1990年以来,由非传染性疾病因素造成的中国人群的健康损失增加40%以上,2019年由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过早死亡和不良健康达85%。

  全球疾病负担在过去30年逐步减轻,但需更重视非传染性疾病和残疾。10月16日,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发布2019全球疾病负担研究(GBD)特别专刊显示,自1990年以来,由非传染性疾病因素造成的中国人群的健康损失增加(集成护墙对此文亦有贡献)40%以上,2019年由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过早死亡和不良健康达85%。

  前述GBD研究由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资助,研究通过人口普查、家庭调查、疾病登记、卫生服务使用、卫星成像等多种方式提取统计数据,估计了204个国家和地区因369种疾病和残疾导致的发病率、患病率、死亡率、丧失生命年数(YLL)、伤残损失寿命年数(YLD)和伤残调整寿命年数(DALY)。

  过去30年,全球健康状况稳步上升。研究以DALY比率作为衡量标准,在考虑人口增长和老龄化因素后,DALY的绝对数量基本保持稳定。DALY指从发病到死亡所损失的全部健康寿命年,反映疾病对人群寿命的综合影响,包括因早死所致的寿命损失年(YLL)和因疾病所致伤残引起的健康寿命损失年(YLD)两部分。

  从国别角度来看,在过去10年中,社会发展指数(SDI)较低的国家,DALY下降的速度加快;而SDI较高的国家,DALY的改善已经步入停滞,甚至出现逆转情况,因此总体上呈现出一种追赶式发展(catch-up development)态势。

  然而,非传染性疾病(NCD)和残疾带来的负担明显加重。研究发现,从1990年以来,由非传染性疾病和残疾导致的YLD负担比例增加,残疾在疾病负担和卫生支出中的占比越来越高。

  2019年,有11个国家的NCD和残疾导致的YLD占所有疾病负担超过50%。30年来,SDI位于中等和中下水平的国家中,主要疾病负担已经迅速由传染性、孕产妇、新生儿和营养(CMNN)原因为主迅速过渡到了以NCD和残疾为主的疾病。1990年,中低SDI指数的国家由NCD和残疾造成的总DALY比率为37.8%,2019年上升至66%。

  而在中国,过去30年中,致使健康损失增加最大的疾病是缺血性心脏病、中风、肺癌、糖尿病以及年龄相关疾病和听力损失。高血压、不健康膳食和空气污染各占2019年中国疾病负担的10%-15%。

  而在传染性疾病中,艾滋病仍是困扰全球健康的重要因素。从1990年到2019年间,在增加DALY负担的前10种疾病中,艾滋病的年龄标准化DALY比率上升幅度最大,为58.5%,其他肌肉骨骼疾病和糖尿病分列二、三位。但艾滋病的疾病负担在2004年到达顶峰,后因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在全球推广而大幅下降。

  研究呼吁提高对致残疾病的重视。研究者称,全球公共卫生重点大多集中干预致死性疾病,以拯救患者生命,而造成残疾的主要因素往往与死亡关联较弱,因此而得不到重视。大多数政策讨论,包括WHO与各国之间的接触,仍然主要聚焦于CMNN相关疾病。

  研究者指出,随着残疾逐渐成为疾病负担和卫生支出方面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有更多的研究来确定更新、更有效的干预战略。面对全球人口的迅速老龄化,决策者也需要预测未来的医疗服务需求,以应对老年人随年龄而增长的残疾情况。基于前述调查情况,研究者建议各国卫生系统需要更加灵活,以适应向NCD和残疾的迅速转变。

评论列表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