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外卖平台改规则,骑手真能逃脱“算法”?

(原标题:商评|外卖平台改规则,骑手真能逃脱“算法”?)

  摘要:调度系统维系着美团的竞争优势,甚至关乎主营业务盈利,运力外包,算法优化背后,是风险规避和成本控制。

外卖平台改规则,骑手真能逃脱“算法”?-第1张图片

▲2020年6月15日,湖北襄阳,美团外卖古城站的外卖小哥列队开早会。刚平息外卖平台抽点高的争议,美团又面临算法不人性,支配外卖骑手的道德诘问。

  刚平息外卖平台抽点高的争议,美团又面临算法不人性,支配外卖骑手的道德诘问。9月8日,人物杂志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引发市场高度(摄影文章对此文亦有贡献)关注,文章通过对多名外卖骑手的个体追踪,指出在外卖系统的算法与数据驱动下,骑手疲于奔命,导致违反交规、与死神赛跑,外卖骑手成了高危职业。

  经历一整天的缄默,故事的主角美团在9月9日晚间发出了声明,认错道歉之余,明确将优化系统,为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恶劣天气延长骑手配送时间。此外,美团还承诺将改进骑手奖励模式,从送单奖励转向综合考虑合理单量区间及安全指标的奖励。在此之前,饿了么于9日凌晨率先回应,称将提供“自愿等待5-10分钟按钮”。

  两家公司给出的解决方案都是延时,前者直接给了8分钟,后者把选择权交到了用户手中。本质上,平台公司希望通过人为干涉,阻断派单系统的无限自我优化,骑手只能越跑越快的恶性循环。

  然而,在市场对美团“诚意改错”表扬之声中,撮合交易平台面临的多边博弈悖论并不容易解决。外卖平台,看似是用户、商家、骑手组成的多边平台,实际上平台经营者只需要抓住最核心的用户方,就能首先获得竞争优势。因此,对用户的大量补贴,一味“讨好”成为诸多撮合交易平台起家起量的关键点。抓住了用户的平台可以进一步扩大对另外两方的话语权。商户侧,高佣金,排他条款是覆盖成本的必然,最终平台和商户通过商业博弈解决争端。(详见周刊文章《美团四月围城》)

  对于外卖平台,骑手是最大的成本项和风险点,算法优化、管理外移成为压缩成本、规避风险的不二法门。

  2015年,美团外卖首先尝试用智能调度取代配送站的调度员。这套系统美团投入超过300名程序员打造,不仅包括数据和算法人员,还包括一个庞大的分布式后台,来模拟人工调度员综合商户地理位置、出餐速度和骑手配送速度,并不断优化调度网络。学生创业团队出身的饿了么,则在2017年通过收购百度外卖,实现了调度系统的升级。

  外卖平台通过把配送环节拆分成“到店、取餐、送达”,骑手需要每一步都向平台反馈,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骑手的行踪在用户的客户端也变得“透明”,用户的评价直接跟骑手的配送效率挂钩,而骑手在用户投诉和差评面前没有申诉和反驳的机会。

  平台本身没有给“小哥”减负的基础动力。2019年,美团对骑手的支出410亿元,相当于外卖业务整体收入的74.8%。用更多的订单集中配送降低每一单配送的成本,是美团降低外卖骑手成本的主要途径。2019年美团能够交出全年盈利的财报,也恰恰得益于配送成本的降低。通过提升订单密度,美团的单均骑手成本降至4.71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

  2017年,美团和饿了么两大外卖平台先后放弃自建骑手团队,选择与外包服务商合作。刚上市不久的临工公司趣活的招股书也显示出,美团和饿了么背后的骑手可能来自同一家运力提供方。而现实场景中,也总能看到穿着饿了么蓝色衣服,挂着美团黄色保温箱的外卖小哥。

  这些并非美团直接雇佣的骑手们,其实只是一群在撮合交易平台上找活儿干的“临时工”,订单来自美团和饿了么,但管理则是临时工公司。美团财报中“骑手工资”并非直接支付骑手,而是以项目费用的方式支付给运力提供方。

  这样的管理和支付体系意味着,平台规则里的安全条款对骑手不构成硬约束,但平台算法优化里的速度追求对骑手而言是强刺激。美团大学一则要求骑手“必看”的视频中提出要求,“不闯红灯、不超速、不逆行,应该佩戴安全头盔,以15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在非机动车道骑行”,视频评论区嘘声一片。一名骑手留言,30分钟接了7个订单,不同方向的订单间距4公里,时速15公里、遵守交通规则的后果就是超时,而超时带来的罚款却需要骑手埋单。

  唯一的制衡来自“外卖小哥”没钱赚不干了。 一位向饿了么提供运力的代理商曾向记者证实,骑手如果太多,“僧多粥少”大家没钱赚,薪资下调,骑手的留存就会成为问题。

  疫情期间,138.6万人注册成为新骑手进入行业,也助推美团平台上的外卖骑手攀至295.2万新高。受到运力和需求的推动,今年7月,美团公布其外卖订单峰值首次突破4000万,这距离王兴提出的5年后日均1亿单的“小目标”又近了一步,1亿订单的目标背后,骑手数量和工作量的平衡又是新挑战。

  2019年5月,美团配送CTO孙致钊在发布会上回答“外卖配送还能不能更快”的提问时曾表示,外卖配送并不是越快越好,因为更快的速度意味着美团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另一方面骑手也会有相应安全隐患。但他同时强调,外卖提速仍有时间潜力,美团可以做得更快或者把调度做得更好,只不过需要折中考虑看这件事。

  一年过去,美团外卖的配送速度没有明显跃升,但安全和效率的矛盾却越发突出。2016年到2019年,国内外卖用户规模从2.08亿人增长至4.4亿人,配送时效也从近50分钟缩短到30分钟左右。但同时,危险程度也在显而易见的增加。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仅2019年上半年,上海市就发生了325起涉及快递、外卖行业的道路交通事故,并最终造成5人死亡、324人受伤的严重后果。其中,仅饿了么、美团两家公司,就分别占比34.2%、33.5%。

  “更柔性”的评价体系和激励机制是当务之急,却只是治标之策。高速发展的互联网平台,风险和治理问题往往需要社会整体来承担,比如共享单车带来的城市化治理难题,打车软件的司乘双向安全风险以及骑手带来的交通事故风险。

  平台在其中的责任,尤其是法律责任至今未能明晰。舆论监督、平台自律、品牌声誉考量等软约束往往只有效果短期。

  目前,美团在寻找更彻底的解决方案:无人配送的研制在紧锣密鼓推进当中,并已开始在局部测试。按照美团此前公布的计划,现有的纯人工配送将发展到人和终端设备和人机交互的配送,无人设备可以替代大量的人力。

  当无人配送替换掉一部分人力的时候,市场要感慨的恐怕将不再是骑手被人工智能支配,而是骑手连被支配的资格都不得不让渡给机器了。

评论列表

  • 催单投入也是你,同情也是你,人类真是一种复杂的动物。

  • 回复@亦堃朝阳:一看就知你没送过,2018年系统派单本来就是顺路单。以某城为例1公里内4元,超过1公里4块多,2-3公里甚至5块多。骑手除了系统派单外,一些单池内刚好顺路的单也能接。2019年以优化系统为名,把2单或以上多单合并一起派,不论远近7.8元2单。系统此后一直降单价,降奖励。到现在3.4元。所以1块多是压榨的

  • 中华全国总工会在哪里?

  • 什么意思

  • 成立一个外卖员工协会去博弈

  • 协会要有党组织,否则是非法的

  • 很少点外卖,想吃去店里或家里做

  • 应重新修改计时规则:下单餐厅按单后开始计算餐品准备时长;骑手接手了餐品后开启送餐时长计算。这样可以核清不同阶段的效率。

  • 回复@卢浮魅影下酒菜:如果商家愿意自行配送,大概5%的佣金,但是商家愿意养骑士吗?现在看起来是不愿意养,也养不起

  • 一个纯靠人力撑起的平台...

点赞富三代,评论美一生